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公车轮辱阿灵
公车轮辱阿灵
那天在车厢中如往日一样多人得不得了,因为我们那里连续几区都是学校区,
每区也有十多间学校在附近,所以每当放学,地铁车厢就迫得人山人海。幸好我
们那个是头站,人没有那么迫,但都找不到坐位,便只好索性靠着墙边站了。第
二个站已有很多中学生上来了,虽然挤迫,但也不错嘛。因为那些学生妹的裙又
短,校服又窄,一走到车上就奔奔跳跳的嬉戏,有几个奶子较大,头又染金了的
还故意把近颈的几颗钮扣解开,嚷着说:「好热啊好热啊,这卡车厢的空调坏了
么?」真是干你娘的,空调没有坏,是你的脑子坏了吧?真奇怪,为什么成绩较
差的坏学校,里面的女生都很喜欢穿迷你校裙或低胸衫,然后还要故意走光给男
同学看。当然我们男生是乐意至极啦,但站在她们的立场想想,她们露给我们看,
她们是没有好处的啊,但怎么她们仍常常故意露底给我们看呢?真奇怪,但也不
好探究,反正我们望得很爽就是了。
  到阿灵的家要乘八个车站,但到了第三个站,我看到一个样貌十分熟悉的人
走进车厢,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我的小学同学智和吧?干,本身为避免说那些尴尬
的寒暄话,都不想跟他相认了。但看见他身边的那个马子,我的心已不期然地飘
了过去。干,真是人不可以貌相嘛,别看智和那傢伙满面痘痘,泡女还真有一手
嘛!那马子虽然也是染了一头金发,穿超短裙的类型,但就是跟站在旁边大声说
糟话、自动解开钮扣的野鸡不同。我敢肯定,车厢内除了她能媲美阿灵之外,其
他的都还是差几皮。我对阿灵说:「撞见老朋友,在这里等我。」於是我便放一
个充满亲切的微笑,再走过去:「智和!」把头发染得比真金还要金的智和转过
头来,睁大眼晴说:「啊!是阿风哥吗!?很久没见了!」我说:「是呢,最近
怎样啊?」他说:「还不是那样,卖卖老翻,运运毒。」真是干你娘的,小时候
他也是我的跟班啊,现在竟干起大茶饭来。我说:「不是吧……」他说:「是啊,
咦……阿风哥进了荃x中学,哗,真是读书人呢!」我尴尬地说:「不是啦……」
  他再说:「忘了介绍,这个是我乾妹,叫小然。」干,原来是乾妹……我望
着她点了点头:「Hi」她甜甜地对我笑了一笑。
  智和再续说:「这位是子风哥,小时候他很照顾我呀,又是一个板仔,型得
不得了。」尴尬地应对后,本以为有机会跟小然多谈几句,怎料在下一个站他们
便要下车。智和临时临急地说了自己的流动电话号码,叫我闲时找找他。看着小
然那姣好的身段逐渐远离,心流着泪,还是回到阿灵身边好了。可是那时已经又
有不少学生挤进了车厢,车厢都差不多挤满了人,再腾不出空位。我连转身也感
困难,又怎可能走回阿灵身边呢。我把头看看那边,没发现小灵,却反而看见有
一群穿着附近恶名昭彰的「伍xx中学」的学生已趁人迫时混到那边去。他们大
约有整整十多人。但小灵走到那里去呢?我不断左右探索,找了一会,才发现阿
灵原来一直没有走开,只是那十多个男生站在她附近,把娇小的她给淹没了,从
外根本无可能发觉内里有人。干,我的心真是吓了一跳。那时我大约与他们相距
4、5步吧,但因人迫真是实在过不了去。我从人与人之间的空隙还倘算可以看
到阿灵的脸,她的脸好像红得很,又羞羞地低下了头。看来这群臭屁在我跟智和
说话时已混到阿灵身边了吧?
  我从人丛中安静地钻到较接近他们的位置,开始隐约听到他们的对话。那时
阿灵因为靠着墙站,使她不致腹背受敌。但那十多个小混混则围成了一个半圆,
把阿灵锁在中央。而他们的身材都算高大,因此能够阻着外边人的视线,若不是
有心打探内里的情况,根本难以发现那里原来藏着一个娇美的少女。我逐渐听到
他们的说话了,亦从两个混混中间的小隙缝看到阿灵的脸孔。有一个人说:「靓
女,你叫什么名字啊?」说时还伸手去逗一逗小灵的下巴,活像电影里的混球调
戏良家妇女一样。阿灵把脸缩了一缩,低着头不敢说话。阿灵告诉过我,自她升
上中三以后在街上都常遇到男生的搭讪,但她一定未试过被十多个男生团团围着
来逗她说话吧……?另一个人伸手到阿灵的胸前拿着那个校章,说:「是荃x中
学的呢,真估不到那种书呆子学校也有这样子的美女。」干,别乘机抽水吧。有
人淫笑着附和:「对嘛,自己一个放学?很危险啊,要不要我们护送你回家?」
  说时又把手放到阿灵的俏脸上。阿灵把他的手拨开说,抖震着说:「……不
用了…我要下车了。」干,但怎料到那帮人真是色胆包天!竟然有人从裤袋中亮
出一把界刀,轻声地说了几句,细声得我都听不到。但我估一定是一些威吓的说
话吧,因为阿灵吓得花容失色,但又不敢大叫。
  有人再次说话:「就是嘛,先多陪我们一会嘛,我们在旺角下车,届时就会
放你走了。」我仔细数过了,他们应该有十三人。他们互相点头后便把圈子围得
更细,把阿灵拥入怀里,使她不能靠着墙壁躲避。一阵移动后,阿灵已给他们移
到核心了,十三个男生真的把她完全围住了,夹在最里面。我静心细听,好像听
到有人说:「哗,仔细一看,这美眉的样子挺像小仓优子嘛,连身材都一模一样!」
  干你娘的,那时我都不知道小仓优子是谁。事后回家在internet搜
寻后才知道那是日本的一个挺有名的水着女星。干,竟把我女友跟那些水着女星
混为一谈了。但说实话,在网上搜寻了几张小仓优子的相片后,身为男友的我也
觉得小灵跟小仓优子有70%相似。只是除了小灵的那头卷发不同外,其他眼晴
鼻子身材咀型也差不多完全一样。干,原来自己一直有个明星女友也不知。那句
话后立即就有混混强制着自己的声量叫了起来:「的确耶!你不说我也不发现!
干,真是执到宝了!待会下车前我要跟她拍张照!」那个拿着界刀的小声说:
「干你的,既然说执到宝还不尽快爽爽!」说完他就把身子挨向阿灵,左手拿着
界刀,指着阿灵腰间的位置,唬吓着阿灵。然后右手则不急不徐地凑向阿灵右边
的奶子。
  狠狠地按下去,揉了一下。
  阿灵依旧的低着头,泪水不断流下,轻轻地说:「……请……请不要这样…
…」
  那人更卖力地抚摸阿灵的奶子,他说:「真是纯情啊,是名付其实的纯情学
生妹嘛。」
  阿灵咬着咀唇又不敢发出半点声响。我为免被小灵发现我在旁边而又不施援
手,於是我便缓缓移远一点。干,真是太多人了,迫得连透气也有困难,而众人
又自顾自的嬉笑谈天,根本没有人发现那一群混蛋正向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女施以
魔手。我离远从那些仅有的空隙往内偷看,看见小灵的裙子好像已给他们掀起,
连里面那条防走光的紧身运动裤也给扯低了。有个混混为避免外人发现,便装作
没事的站着左右张望,把手垂放在前,而其实他的双手拿着一部数码相机,不断
拍低小灵的裙下春光。阿灵流的眼泪愈来愈多,如果站近一点该会听得出她的饮
泣声吧?不过碍於当时太多人在谈话了,还有列车走动的声音,故此阿灵的饮泣
声根本无人发觉。
  我给他们的背影阻着视线,还真的看不到内里的情况,只是见他们好像愈来
愈兴奋的,双手都不是往下垂的,而是向前搜来探去。亦有一两个好像不断抓着
阿灵的下巴来强吻她。干,真像一群饿狼,若果这是一些较为僻静的地方,阿灵
一定会遭他们先后轮奸吧?但不知怎么我的鸡巴就是硬得发痛。
  若这里是那些后楼梯或小巷,我即是给他们痛打也定必会站出来保护小灵的
贞节。
  但既然这里是地铁站,他们定必不能在这里胡来吧,最多也只是摸摸锡锡。
於是我便大着胆站在一旁观看这场好戏了。
  但真是干,说是看好戏,却又差不多什么也看不到,只从隙位看到间间断断
的画面。其中小灵恤衫的钮扣给解开了几粒,她最爱的粉红色奶罩完全露在十三
人眼前。他们差不多十三个人廿六对手一齐往小灵那双33C奶子搓弄,还有刚
才还未被脱下的小内裤也给扯下来了。另外又有些人不断吹小灵的耳朵和吻她的
脖子。亦有些人不断把手放在小灵的大腿内则来回扫来扫去,另外几个则同时间
的把手指塞进小灵的小穴内抽插。干,真的愈看愈像十三头饿狼色鬼。逐渐地小
灵的眼泪好像没那么多了,转而的是一张红透了的脸,还有不断重重连连的呼吸
声。看来是因为她的颈子被吻吧,她总是受不了这一招。她应该已被这群色狼弄
得动情了。我看地上有几滴淫水,能弄到一个女孩子的春水滴到地上,除非那女
孩真的流出了很多水。阿灵的样子愈见菲红,双脚更有点站立不住了,她双眼半
合地把手圈着前面那个男生的颈子,整个人抱着他,慎防自己乏力跌下。这招对
那个男生好像很受落,他一定未试过被这么漂亮的女生抱着吧?他好像立即有一
点同情小灵,然后命令同伴说:「是时候停手了,下一站就要到旺角了,先替她
穿回衣服吧。」随着他的一句,各人才依依不舍地把手从阿灵的肉体上移开,然
后替阿灵扣回衫钮。
  到站了,十三只饿狼一哄而散,只剩红透了脸,呆呆地站着的阿灵。幸而那
群混球替阿灵穿回校服,妥妥当当,使阿灵就像正常人一样的站着,没被人发现
她才刚被人轮辱完。

【完】